K彩娱乐|K彩娱乐平台开户注册登录测速中...

炎亚纶曾因性向问题忧郁挣扎

炎亚纶1月3日出席反霸凌特展记者会,他自曝中学时期因刚从美国返台,生活习惯与同学不同,整整三年都被同学霸凌,铅笔盒里被倒调味乳、便当被倒掉、书包在垃圾桶捡到,让他觉得那段时期是生不如死的炼狱。除了被霸凌外,他也曾因性向关系与家庭关系挣扎,当时主动寻求心理医生,也曾有忧郁倾向,服用半年药物,最后靠着自身力量走出来。

  炎亚纶表示,直到出社会后总共花了七年以上时间才放下仇恨,“有阵子不愿意和中学同学往来,后来偶尔会碰到已经放下,时间是非常好的药。”他也因曾被霸凌产生很强的心理防卫机制,至于先前因感情遭受铺天盖地的攻击,对他来说是否算霸凌?他仅笑说:“没事啦。”而被问到新年感情期许?他则表示:“一个人也不错!

  炎亚纶也认为,这年头霸凌许多都来自网路上非理性言论,他前几天收看跨年晚会,看到不少网友情绪谩骂、失去理性表达愤怒不满“这都是霸凌的开端、温床。”他觉得,艺人都是在有限的预算下认真淮备、尽力演出,特别是他看到谢金燕表演,却被网友说“很腻”,他直呼:“她的表演蛮有创意、很有诚意。”